诗歌月刊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第一卷:我是一只鬼 第16章 人人心藏这只鬼(4) 重感情的人

第一卷:我是一只鬼 第16章 人人心藏这只鬼(4) 重感情的人

时间:2019-06-10 整理:本站 点击:25次
推荐阅读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确定好了法宝的事情,齐圆又与李观吾和小小一起来到田野生的家中。 “咦,暴虐之气都不见了?”齐圆奇怪地说道。 “可能自己消失了呗。 ”李观吾不以为意地...

第一卷:我是一只鬼 第16章 人人心藏这只鬼(4) 重感情的人

推荐阅读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确定好了法宝的事情,齐圆又与李观吾和小小一起来到田野生的家中。 “咦,暴虐之气都不见了?”齐圆奇怪地说道。

“可能自己消失了呗。 ”李观吾不以为意地接道。

“还是小心点,可能有魔鬼在附近。

”齐圆谨慎地说着,小心翼翼地接近田野生的卧室。 卧室中,一个深奥人工萦绕着黑气的影子正在吸收着房间内的气息。 齐圆立刻激发掌心的鬼差标志,想要借助幽冥之力来与魔鬼一战。 魔鬼看到齐圆他们,幽寒的眼神从他们身上一扫而过。

三鬼只觉得全身如坠冰窟,整个人都被冻住了一般。

紧接着,魔鬼如闪电般向他们冲来,齐圆紧张地举起双手进行格挡,没想到,魔鬼却突然消失在他们面前。 “哎呀,妈呀,吓死我了。

”齐圆捂着自己剧烈起伏的胸口,长舒了一口气。 “它怎么跑了?”李观吾不知道魔鬼的厉害,兀自问道。

“你就庆幸吧,如果不是魔鬼刚吸了不少暴虐之气,没把我们这些弱小的魂魄放在眼里,现在你早就被魔鬼控制甚至给直接吸收了。 ”小小在一边嘲笑着李观吾的无知。 “哎,现在人间的戾气越来越重,魔鬼的能量越来越强,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。

”齐圆叹道。

李观吾在屋内转了一圈,望着田野生与孙老师的合影对齐圆说:“你还是先把田野生的位置找出来吧。

”“嗯,也好,说不准你们能够多帮助消弥一些戾气,那也未尝不是好事。

”齐圆说着拿出乾坤盘,从房间的物品中搜寻着田野生的气息,开始查找他所在的位置。

根据乾坤盘显示,田野生在江夏老家,如果要找到田野生,那只有前往江夏了。 小小看到结果,对齐圆说:“那只能等你明天给李观吾把法宝送过来了我们再去了。

”齐圆叹了一口气:“好吧,我明天去给他准备。 ”第二天,齐圆一大早去准备给李观吾的法宝,然后在下午的时候前往存放李观吾骨灰的公墓。 李观吾的骨灰在他给父母托梦了之后,李平安便将它安置到了天宝区的公墓里,这样总比放在家里让一家人心情沉重要好。

无论如何,已经无法改变的事情,就只能正视它,然后继续向前走。 将小小要的那些法宝全部焚化给李观吾之后,齐圆离开天宝区公墓,回到住处。

在齐圆焚化这些法宝之时,李观吾感觉到自己拥有了一些东西,当他从身体内的空间将它们一一拿出来的时候,竟然真的是小小所说的豪车别墅。

而且豪车是带司机的跑车,别墅是带佣人的别墅。

“不会吧,你说的法宝真的就是这些玩意儿?”李观吾失望地问小小。 小小白了李观吾一眼,没有说话。

这时,李观吾又感受到有其他的东西出现。 他将出现的东西取出,是一条龙头为柄的长鞭,以及一个古朴的手摇铃。

“这两个是什么东西?怎么用?”李观吾一手拿着一样,兴奋地问着小小。 “鞭是龙头鞭,铃是三清铃,都是法师用的东西。 ”“那都有什么用?”李观吾虽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宝剑,但这两个东西也不错。 “就你现在,什么用都没有。 ”李观吾大为失望:“啊,那给我干什么?”“笨,肯定有可以让你用的方法。

”小小说着拿出一本书递给李观吾。 李观吾拿过书来一看,书本上有着一个名字《运灵术》。

翻开书,书里面显示的是竖排的繁体字,这个李观吾可不认识,不过,幸运的是那内容居然渐渐地自动转化为简体文。 翻看了书的内容,原来是如何强大自己的灵力及运转灵力的方法。 做为一个新魂,除了吸收人的七情来强壮自己以外,还可以通过特定的方法来吸收天地灵力,以灵力来摧动法器从而提升战力。

“你现在好好练习运灵术,随着你的灵力运用能力的提升,以后这个龙头鞭还可以化形成龙做为你的坐骑。

”“啊,真的吗?”听到这龙头鞭可以化形成龙,自己骑龙而行,李观吾想想都觉得兴奋。

“今天晚上呢,我们正好开着你的车去江夏。

”“为什么要开车,飞过去不快多了。

”李观吾问道。 “飞过去是快很多,如果遇到了魔鬼或者鬼差,那就更快得更多了。 ”李观吾这才想到,从临港城到江夏那可不是一点点距离,如果在这中间明目张胆地飞,估计被猎杀的几率是100%。 既然如此,那还是开车吧。 李观吾与小小来到公路边,拿出豪车,将地址告诉司机,开始前往江夏。

一路上,豪车都是超速行驶,这才在天亮之前赶到了目的地。 收起豪车,李观吾看着眼前这个简直有些破败的普通农家院子,和小小对望了一眼,钻了进去。 在农家小院的一间房屋内,田野生躺在床上,睡得正香。 他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,他居然一个人躲在老家安安稳稳睡大觉,这也真不是一般人。

“你进他的梦境看看。 ”小小说道。

李观吾闻言一想,营造了在电视上看到的田野生和他父亲打架的场面。

房间内,田野生正与田华在发生着口角,问题的焦点在于孩子的照顾上。 “爸,我叫你过来,是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下小孙的,可现在倒好,还要小孙给你做饭洗衣服,反过来照顾你,她的身子本来就差,哪里受得了。

”田野生抱怨道。 “做饭洗衣服本来就应该是女人的事,你妈来被你们气走了,叫我来又来怪我,你这样的儿子我是白养了!”田华也是非常气愤。 “爸,我和小孙都要上班,所以才想着您来帮忙带带孙子,我们可以放心点,你也知道,为了买这套房我们可是欠着房贷每个月都得还,请保姆又不放心,所以才让妈来帮忙。 哪知道妈偏说小孙是装样,是公主脾气丫环命,小孙一天上班就够累了,回来还得看妈的脸色听妈阴阳怪气的话,这心里怎么受得了。

”“谁要你们买房子的,我们养你这么大,送你上了大学,本来想着你有份好工作我们能跟着想点福,谁知道你找这么个媳妇,赚的一点钱全部拿出来买了房,不但没给我们一分还要我们倒贴,你说我们养你干什么?”田野生听父亲没有半点感情,句句都在钱上,心里很气:“你们要是不愿意就不要来,来了又这样,我怎么会遇到你们这样的父母。 ”“你个白眼狼,没有我们养你有你的现在吗?现在有了好工作了,眼里就没有我们了,我要到你们单位去的你们领导评评理看看,到底你做得对不对。

”田野生听到这话更气:“你们这是祸害了我家里不够,还要去单位祸害我。

”说着田野生推了田华一把。 “没天理了,儿子居然打起老子来了。

”田华抓住田野生的衣领,两个推搡了起来。 “你走,我没有你们这样的父母。 ”田野生气道。 “你打了我还想赶我走,没门,我今天不弄得你身败名裂,我就不姓田。 ”田华扯着嗓门叫道。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是不是我死了你们才开心。 ”“那你快去死啊,我就当没有养过你这么不孝子。

”田华一把掀翻了厅里的茶几。 田野生想要去制止田华,抓住了田华的衣服,田华使劲一挣扎,衣服哗啦啦被撕开一个大口子,露出了半边肩膀,而且膀子上还留下了几道指印。

“你等着,我要去告你。 ”田华生气地冲出房间,跑了出去。

田野生追了两步,回到房间。 卧室里,孙明玉正抱着小孩,一脸愁去地看着进门的田野生:“我还是先带孩子去我妈那里住一段时间吧。

”李观吾这时收回梦境,他算是明白了,果然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谁对谁错还真不是可以随便判定的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月刊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诗歌月刊_文学_当代文学www.hx661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