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月刊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宋末之乱臣贼子 第两千零七十一章 差距

宋末之乱臣贼子 第两千零七十一章 差距

时间:2019-08-01 整理:本站 点击:166次
李看着自己的儿子,这个儿子虽然有些缺点,但无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,尤其是这几年的锻炼,更是让他满意。 “朕或许是看不到这一天了,但希望你能做到。 ”李拍着自己的儿子,就算是制造出了...

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两千零七十一章 差距

李看着自己的儿子,这个儿子虽然有些缺点,但无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,尤其是这几年的锻炼,更是让他满意。

“朕或许是看不到这一天了,但希望你能做到。

”李拍着自己的儿子,就算是制造出了蒸汽船,但想要大规模的出兵美洲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 李这一代恐怕是看不到这一天了。 “父皇,桑贾尔被杀了。

”大帐之外,出来李玉京的声音,声音中还有一丝喜悦,桑贾尔是塞尔柱帝国的国王,若是桑贾尔被杀,就意味着接下来的战争就变的简单起来了。 “进来吧!”李笑呵呵的说道:“桑贾尔死了,你接下来的战争想来也变的简单了,这样一来,西方有你,天竺有晋王,朕也准备班师还朝了。

”“父皇放心,儿臣一定会早日占领整个塞尔柱帝国。

”李玉京心中很高兴,总算是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李嗯了一声,对李定国说道:“天竺这边情况有些特殊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针对强权,这些都是会畏惧的,天竺之国,阶层分的很严,你去的时候,如何拉拢,如何打压那是你的事情,但一切都要小心。

可以利用一下佛门,佛门讲究的是忍让,只要忍让,就能过上好日子,在下辈子就能积福,或许可以帮助你。 ”“儿臣明白。

”李定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“中原总是我们的根本。 ”李看着两个儿子说道:“在占领区,我大唐将士的血脉才是最重要的,要鼓励多生育,等到十几年之后,到处都是我汉家血脉,这样你们的统治才能长久。

”李定国和李玉京两人听了连连点头,唐军实际上,在占领区就是这么干的,现在从漠北草原,到现在钦察荒原,大唐将士留下了不少的种子,这些种子多数已经开花结果,十几年之后,这些人都会成为大唐的子民,忠诚于大唐。

李并没有带多少人回中原,不过三万近卫军骑兵而已,大军在河中府汇合了兰蔻等人之后,开始启程东进。

而在中原,恩科已经开始,燕京城内,到处都是读书人,大唐疆域扩大,对人才的需求也达到了巅峰,科举的录取人数增加了许多。 当然,最重要的是,天下的读书人增加了许多。 “师宪,师宪。

”客栈之中,黄公度放下手中的书本,微微叹了口气,外面呼唤自己的是同乡人秦浩东,生性活泼,两人刚刚来到京师,黄公度就开始温书学习,而秦浩东却开始四处交友,打听消息,这个时候闯进来,恐怕又是打听到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了。 “宁远,你又打探到什么消息了?”黄公度看着冲进来的年轻人,叹息道:“只要自己的才能够了,就算没有什么门路,也无人敢压制你的才能,朝廷吏治清明,难道会有其他恶心的事情发生?”“你啊,师宪,不是我说你,这天下之大,大的你无法想象,就算是中了状元,若是朝中没有什么门路,直接将你送到遥远的西方,听说哪里都是野人,茹毛饮血,到处都是瘴气,你若是去了,啧啧,三年五载,就会死在那里。

”秦浩东却是怒其不争。

“胡说。

听说西方到处都是金银财宝,也有无数国度,陛下都亲自征战,哪里有你说的那样。

”黄公度却摇摇头,他是不想出去走动的。

而且对西方也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抵触,现在民间有不少人都想着开放西征军队的数量,就是为了前往西方获得金银。

“你真是天真,你以为西方真的有无数金银?那些金银都是西方人日夜积累,辛苦劳作而来的,而我大唐就是凭借手中的刀枪所取。 ”秦浩东冷笑道:“论富裕,哪里有我大唐富裕?西方虽大,但哪里比得上我们大唐。 不过,这次你想要去西方,还不可能。 ”“怎么?就因为提拔吏员前往西方?”黄公度看了自己的同乡一眼,说道:“太子殿下是担心新晋进士不知道治理一地。

所以才会如此。

只是这一次不行,下一次未必不行。

”“你真的想去西方?”秦浩东没想到黄公度这样的才子居然想去西方蛮夷之地。

“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。

我想去西方见识一下。 ”黄公度放下手中的书本,说道:“西方之大,远超过中原,听说那里的百姓还不熟悉中原文明,若是能去教化一方,那才是我们这些读书人应该做的事情。 ”黄公度脸上露出笑容,显然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。

“你啊,你啊!”秦浩东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是说黄公度的伟大呢?还是说对方的天真呢?在秦浩东看来,中原如画江山,生在中原才是幸事,若是离开中原,前往西方这样的蛮夷之地,那才是最大的悲哀。

看看这次前往西方的人员,多是以吏员为主,这些人仕途无望,才会前往西方搏一把,但有多少人是真的想去西方,恐怕很少。 黄公度见状只是笑了笑,秦浩东只是看到了前往西方的危险和困难,但绝对没有发现,前往西方的优势,吏员去西方都可以升官发财,他这个进士出身的人,若是去了西方,再回来一趟,得到的东西将会更多。 当然,相对于这一切,教化一方,更有成就感。

东宫,李定北看着手中的名单,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说道:“吏员虽然多,但相比较我们需要的人数,还是不够,至于那些当官的就更少了。

”“当官和军队不一样,大军可以搜刮任何地方,但当官那是要教化一方,替朝廷牧守一地,讲究的是律法,自然是有些不一样的。 ”张孝纯一下子就点出了其中的差别。

人性本恶,只要发现了更简单的办法,岂会用复杂的办法来达成自己的目标。

民间很想加大对西征的投入,那是因为想用掠夺的方式夺取金钱,而不是用教化的方式巩固统治。 这世上,高尚的人还是少了许多,就算是当官的人也是如此。

无疑,李定北的方式还是有些漏洞,激发不了这些人的积极性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月刊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诗歌月刊_文学_当代文学www.hx661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