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月刊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回 怒殴孕妇沧狼行最新章节

第一千九百四十二回 怒殴孕妇沧狼行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12 整理:本站 点击:168次
房中的三人全都脸色大变,黑石道长一声怒吼:“耿少南,你这个叛徒!”他一扬手,就要回身扑上去,却给徐林宗猛地挡住,顺手把那匣子塞到了他的手上,低声道:“师叔快走,我来断后!”黑石道长咬了咬牙,飞...

第一千九百四十二回 怒殴孕妇沧狼行最新章节

房中的三人全都脸色大变,黑石道长一声怒吼:“耿少南,你这个叛徒!”他一扬手,就要回身扑上去,却给徐林宗猛地挡住,顺手把那匣子塞到了他的手上,低声道:“师叔快走,我来断后!”黑石道长咬了咬牙,飞身就从窗子扑了出去,外面响起几声叫声:“有贼人!”然后就是几声破空之声,配着着几声惨叫和身体扑地的声音,很快不见了下文。 耿少南的满眼尽是泪水,紧紧地盯着床上的何娥华,甚至没有看飞出去的黑石道长一眼,他的脸上,尽是痛苦与绝望之色,甚至撑着门,随时象是要倒下:“到了最后,你还是,你还是为了这个男人,为了这个男人,背叛我,你对我说的话,你说你会爱我,做我的妻子,全是假的!”何娥华慌得语无伦次,徒劳地开口道:“不,不是这样的,大师兄,你,你误会了,我只是。

”徐林宗冷笑道:“耿少南,昔日因,今时果,你怎么害武当,怎么欺负彩凤的,今天我原样奉还,师妹,跟我回武当,我最后一次问你。 ”何娥华突然大叫道:“不,你走吧,我不会跟你走的。

”徐林宗叹了口气,手一扬,一样鲨皮鞘的匕首就落到了何娥华的床上枕边,他冷冷地说道:“保护好自己,师妹。 ”徐林宗的眼中冷芒一闪,飞身就要向着黑石道人飞出的那个窗口飞去,耿少南突然全身上下腾起了熊熊的烈焰,那愤怒的吼叫声几乎要把屋顶给掀塌:“不许走,今天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!”徐林宗的脸色一变,厉声道:“你当我怕你不成!”他浑身的青气猛地一涨,背上的太极剑“呛”然出鞘,顿时就抄在了手中,两只眼睛,也变得深蓝一片。 耿少南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好,今天就是你我决战之时!”他周身的红气凶猛地暴溢,整个室内,变得烈焰滚滚,让人如置身火山,何娥华突然嘤咛一声,飞身扑上,紧紧地抱住了耿少南,哭道:“大师兄,别这样,我求你了,师妹求你了,求你看在我,看在孩子的份上,不要出手,求你了!徐师兄,快走啊!”徐林宗的眼中蓝芒一退,叹了口气:“师妹,珍重!”他的身形突然倒飞而出,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。

耿少南狂吼一声,几乎要喷出血来,猛地挣脱了何娥华的一对玉臂,这一下他用了全力,挣得何娥华飞出两丈,重重地摔到了床头,痛得捂住了小腹,痛苦地哀号了起来,耿少南本能地想要追出去,可是一听到何娥华的叫声,眼中的红光顿时就退了,蓝光剑落地,他一下子跑去扶住了何娥华,急道:“师妹,你怎么样,没有事吗?”何娥华掩着自己的小腹,满头尽是冷汗,沉声道:“我,我,我肚子好痛。 ”耿少南叹了口气,把何娥华抱上了床,说道:“没事,不会有事的,师妹,我现在就去找御医,我是皇子,我一定能找天下最好的医生来看你的。

你把册封诏书给我,我现在就去恢复身份。

”何娥华突然停止了叫唤,神色中透过一丝慌张,扭过了头,耿少南微微一愣,他的心猛地向下一沉,这会儿他终于回想起来,刚才徐林宗递给了黑石道长一个木匣子,看起来好生眼熟,可不正是何娥华放册封诏书的那一个?!耿少南激动得全身都在发抖,吼了起来:“难不成,难不成你把我的太祖锦囊和册封诏书,都给了他们?!”何娥华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慌乱,她不敢面对耿少南那火山喷发般的目光,扭过了头,闭上眼睛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耿少南只觉得两眼一黑,胸前的一股血气上涌,顿时就塞得他整个脑袋都是,一股不可阻止的力量,直冲他的喉头,他一张嘴,“哇”地一声,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,染得何娥华的胸口棉被上,整个开了一大片血花。

何娥华这一下也慌了神,连忙扶住耿少南,急道:“大师兄,你不要,你不要这个样子,我这是,我这是为了你好,你只有断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,才能。 ”耿少南突然一阵无名火起,他猛地把何娥华往床上一推,把师妹重重地摔到了床上,吼道:“你懂什么,你知道什么!徐林宗说什么你就信什么,对不对,为什么,为什么你就不肯信我的话?我没跟你说过吗,这锦囊是我们唯一能保命的东西,是唯一能保住我们孩子性命的东西,你不知道吗!!!”何娥华腹部一阵剧痛,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,她痛苦地捂住了肚子,厉声道:“耿少南,你疯了吗,你,你怎么,你怎么可以打我一个孕妇?!”耿少南冲上前去,紧紧地抓着何娥华的肩头,十指几乎要隔着衣服掐进了她的肉里,他的声音如同雷神一般,在何娥华的耳边回荡着:“为什么,你告诉我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背叛我,我已经把我的心都交给你了,我把我最重要的东西都交给你了,这还不能证明我对你的心,对你的爱吗?为什么你要把我的命交到徐林宗手上,把你的命,把我们孩子的命交出去,任人宰割,为什么?!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我吗,你真的以为他们会饶过你吗?!”何娥华肚子痛极,肩膀开始剧烈地扭动起来,大声道:“放手,你给我放手,别碰我,你别碰我!”耿少南越来越怒,大吼道:“对,我不可以碰你,徐林宗可以,他一来你人就软了,就扑到他怀里,对他千依百顺,就是他要你杀了我,你也会毫不犹豫,来啊,你把我的锦囊,把我的诏书全给了他,何不顺手推舟,把我的命也给他啊,啊哈,他不是给了你刀吗,来,杀我,杀我啊!”耿少南一边吼着,一边抓起徐林宗留在枕边的刀,猛地一拔,一股腥气扑鼻,蓝光闪闪,显然刀身上淬了剧毒,耿少南把这刀柄硬塞到何娥华的手里,吼道:“来啊,杀我啊,杀了我你就可以回武当,跟你的徐师兄长相厮守了!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月刊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诗歌月刊_文学_当代文学www.hx661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